啊子君

去日遥远
-williamchanwaiting&evanyifenglee-

想起树犹如此




我想我最喜欢的文章 大概还是树犹如此
王国祥和白先勇
我始终记得他们在一九五四年的第一次相遇
两个迟到的少年跌跌撞撞碰在一起
然后相识
然后便是几年 便是十几年 便是几十年
便是这一生的相随相伴
他们该有多感激那天 晚起的几分钟



以下摘自白先勇《树犹如此》

1.
有亲友重病,才能体会得到“病急乱投医”这句话的真谛。当时如果有人告诉我喜马拉雅山顶上有神医,我也会攀爬上去祈求仙丹的。在那时,抢救王国祥的生命,对于我重于一切。


2.
开上高速公路后,突然一阵无法抵挡的伤痛,袭击过来,我将车子拉到公路一旁,伏在方向盘上,不禁失声大恸。我哀痛王国祥如此勇敢坚忍,如此努力抵抗病魔咄咄相逼,最后仍然被折磨得形销骨立。而我自己亦尽了所有的力量,去回护他的病体,却眼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滴耗尽,终至一筹莫展。我一向相信人定胜天,常常逆数而行,然而人力毕竟敌不过天命,人生大限,无人能破。


3.
国祥昏迷了两天,八月十七星期一,我有预感恐怕他熬不过那一天。中午我到医院餐厅匆匆用了便餐,赶紧回到加护病房守着。显示器上,国祥的心脏愈跳愈弱,五点钟,值班医生进来准备,我一直看着显示器上国祥的心脏的波动,五点二十分,他的心跳终于停止。我执着国祥的手,送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霎时间,天人两分,死生契阔,在人间,我向王国祥告了永别。


4.
一九五四年,四十四年前的一个夏天,我与王国祥同时匆匆赶到建中去上暑假补习班,预备考大学。我们同级不同班,互相并不认识,那天恰巧两人都迟到,一同抢着上楼梯,跌跌撞撞,碰在一起,就那样,我们开始结识,来往相交,三十八年。


5.
我与王国祥相知数十载,彼此守望相助,患难与共,人生道路上的风风雨雨,由于两人同心协力,总能抵御过去,可是最后与病魔死神一搏,我们全力以赴,却一败涂地。


6.
春日负暄,我坐在园中靠椅上,品茗阅报,有百花相伴,暂且贪享人间瞬息繁华。美中不足的是,抬望眼,总看见园中西隅,剩下的那两颗意大利柏树中间,露出一块楞楞的空白来,缺口当中,映着湛湛青空,悠悠白云,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。









白先勇说,王国祥去世后 我孤独至深。












昔年种柳,依依汉南;
今看摇落,凄怆江南;
树犹如此,人何以堪。

——《枯树赋》

评论(1)

热度(9)